用户名:

密码:

验证码:

2013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历史 >

千年城脉繁华如昔 缩影广州城岭南文化发展史

发布时间:2014-10-21 18:57 点击次数 :

  地方志说

  纵观全国,各大城市都有以“”命名的街道,且基本位于城市中心繁华地带。在众多“”中,广州以其商业最繁华、历史最悠久驰名中外。号称广州商业的第一名片,全国三大商业步行街之一,“千年商都”的标志性符号。早在唐朝,已为通衢,清代更是名店林立,商铺绵延。后,商业更加繁荣,专门设立了全天候的商业步行街,以其独有的魅力,吸引中外名店进驻,成为知名品牌必争之地。不仅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商业梦想,更记录着岭南文化与现代文明融合发展的历史进程。广州建城之初就有,至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。根据史料和专家考证,周边聚集了千年御苑、千年船台、千年古道、千年水闸、千年古寺等5个千年以上、极具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古迹,成为中外游客游览广州必到之地。近年,规划为国际商贸旅游区,着力打造成为新的商旅互动发展平台。是条“官”,南接天字码头,北连广府中心。四度易名,不管是双门底、永清、永汉、汉民,还是现在的,每次更名都与紧密相关,均反映为政的价值。短短的一条,缩影广州城千年发展史。因此,读懂,方能找到打开这座城市的密码,才能深入了解这座城市的灵魂。(广州市人民地方志办公室刘新峰)

  如今,不仅是一个名,更是一张文化旅游消费的名片。梁文祥摄

  漫步在步行街的宋朝、明朝的青石,总有种历史的厚重,现实繁华的景象让人有身处《清明上河图》的错觉。

  自古以来是广州城一条集聚人气的街道。公元前204年南越王赵佗建国,其皇城就在进北段财厅前一带。从明清时期开始,就逐渐发展成为全市最繁华的商贸中心,在后,更是汇集了城中几大百货和著名食肆。

  千年沧海桑田,早已物是人非,唯一不变的只有繁华——层叠的古道上盖上了商业步行街,传统的骑楼早已变成密集的商业广场,旧时的商铺改建为高楼大厦,不仅是一条,更是辐射华南的文化旅游消费“名片”。

  走在“千年商都”的商贸脉搏,历史的厚重和纵深,经济的活跃跳动,传统和现代的交织,一幕幕让人流连忘返。重走,一贯古今,道不尽的故事,生动活泼的历史文化画卷跃然纸上。

  初建广州城就有

  北起广卫财厅,南至沿江中的天字码头,全长1500多米。现在的早已开发成步行街,到处是现代的商贸街区,每逢周末更是人头攒动,繁华是这里不变的主题。

  与玻璃相隔,沿着十一层、层层叠叠的古道(始于唐代至年间)一段,才能勉强触碰到历史的斑驳。千年古道再一次证明,和广州一样古老,广州城的历史,仿佛都可以浓缩在这条马之中。

  公元前214年,秦南海郡尉任嚣在现在的附近建任嚣城,也称为番禺城,是广州建城的开始。公元前204年,南越王赵佗建国,其皇城就在进北段财厅前一带。三国时,胶州刺史步骘把交州治所迁至番禺(古广州名),扩大赵佗城,世称步骘城。

  秦汉时广州被称为番禺城,是因为城内有番山和禺山两座山冈,而坐落于两山之间。今天还有禺山,不远处还有禺山市场——建于1920年,是广州最早的肉菜市场。可惜现已被拆除多时,难觅踪影。

  走在,总能感到市中心的脉搏。作为城建之始所在,古往今来被附上的色彩,机构遍布周边。这条地图上的官道,不知有多少王侯将相、达官显贵在这里粉墨登场。有一说法,官员们从官署出来,都是沿着走到南门或珠江边,场景好不威风。

  近百年来数易其名

  原名“双门底”,历史可以追溯到宋代。据记载,宋灭南汉后,把广州城南城墙拆掉,南城向南拓展,直至江边,“双阙”楼成了城内屹立的高楼。宋淳四年(1244年),把“双阙”大规模改建,建成后楼长十丈四尺、深四丈四尺、高三丈二尺,上为楼,下为两个并列的大门,故俗称为“双门”,广州人一直把中段称“双门底”。

  清代时,今由数段组成,名由北至南依次为布政司前街、承宣直街、双门底、雄镇直街、永清街。

  “双门底”能得以流传现代,或者与另一个故事有关。据老街坊介绍,传言当年清兵入广州,两位将领官阶相同,谁先谁后互不相让,于是特意把城门拆为两个,成了“双门底”,其实本名“永清门”。至于该传言的真实性,则无从考究了。

  辛亥后易名“汉民”,为的是纪念缔造的元勋、番禺人胡汉民,后来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又改名“永汉”。为什么叫“永汉”呢?原来当时主政广东的是杨永泰,他想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广州的名上,但当时的规矩是只有已故的历史人物才可享受此殊荣。杨永泰就取巧改作“永汉”,又将相近的万福一段取名“泰康”,这样就把“永泰”两字嵌入了两条名之中。

  1936年,主粤的陈济棠与胡汉民的关系特别密切,于胡汉民1936年5月去世后,又把“永汉”改名“汉民”,以纪念这位元老。1945年,汉民又复名永汉。至1966年后,这条又改名为“”,并沿用至今。

  古代书院群静待新生

  早在100多年前的清代,大小马站周边曾云集了上百家书院,规模盛极一时。流水井社区前,一块石碑介绍道:流水井、大马站、小马站社区,街巷连片都是族背景的书院、书室或家塾的建筑群体,这是一种特定历史时期下的书院模式——合族祠书院,从而形成罕见的书院群。

  记忆中,紧挨着叫做大马站的小巷从繁华的中山五起,沿着窄窄长长的麻石地板通向西湖,沿途的民居窄小、局促,似乎很难想象她曾经辉煌的过去。斗转星移,现在的大小马站、流水井已无赶考的身影和朗朗书声。

  清代时广州书院数量居全国之首,仅越秀古城区内便达数百家,且分布集中。在越秀古城区(今)一带形成了一个全国罕见的书院群。清康乾年间,积极推动官员兴办书院,先后创办越华书院、羊城书院、禺山书院和西湖书院。到了道光和同治年间,则创办有学海堂、菊坡精舍和应元书院。

  然而,历经百年沧桑,官学除番禺学宫得以保留外,这些书院已荡然。而数百家族祠书院,也因城市建设而消失,至今仅存大小马站的庐江书院、考亭书院等6间古书院。

  近年,书院群被定位为“广府文化书院街”,孤寂的古书院重新获得关注,等待着“”的日子。

  老字号60年前已有外卖

  旧时的上商店林立,经营业务与现在步行街差不多,多是百货和零售,个别的商铺更是从清朝延续至今。一大批创建于明清时期的“老字号”在开始辉煌的商业历史,也着这处商脉的变迁。在步行街的各个角落,现在依旧可以看到古旧的名牌,卖药的陈李济、卖酱油的致美斋、卖钟表的李占记……

  陈李济现位于银座大楼,竖写的招牌保存良好,原本的药房经过岁月沧桑,现在已成为繁华的一处普通的商场。

  冯巨淳今年82岁,上世纪50年代他从顺德到广州打工,第一处的落脚点就是的一家药房。据他回忆,当时的算是华南最具活力的商业中心,酒家、茶楼、茶室、小食店数也数不清,可谓“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”。这里不仅有寻家光顾的“太平沙财记”,也有广州最早的西餐厅——太平馆。

  “那时还叫永汉!”冯巨淳说,彼时他才20岁出头,看到的景象大赞“应有尽有,无与伦比”。

  每逢周六休息时,冯巨淳总会和几个年轻的兄弟姐妹到处游玩,花上2元钱(当时月薪30多元)就能让大家吃饱。当时最繁华的地段要数和中山四的交汇处,云集了许多的老字号。“飘荡香气的‘致美斋’;修理名贵时钟、手表的‘李占记’;还有家喻户晓的‘艳芳馆’,无一例外都是门庭若市。”

  旧时食肆以“南如楼”与“涎香楼”为尊,但一家小店却让冯巨淳惦念至今。“店面不大,只有张桌子,名声十分响亮,里面卖的特制白切鸡实在太好吃,很受大众的追捧。”由于店面在师范学校旁边,所以坊间称“市师鸡”。

  还有一家叫“八珍”(现搬到南)的小食店,卖云吞面、牛腩粉、饺子,那时电话没普及,但“八珍”已经懂得做外卖生意。“提前去跟他们打好招呼,过一会儿小食店就会送餐来,见餐付款。”

  记者手记

  不一样的时代一样的文化根脉

  漫步在,情感很是复杂,笼统而言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。熟悉,是因为生于广州,从小就知道逛街要到,买东西首选;陌生,是因为随着城市的变迁,的景致几乎是三年一变,现代商业的崛起,历史文化的遗落让人唏嘘。

  步行街每逢假日都会人流如织。肖雄摄

  现在的,遍地尽是高价的商业广场,款式多样的商品大楼,多元文化的消费娱乐场所,与之相比,厚重的历史文化根脉却越来越难觅踪影。如果说起的著名地标,广场、广百新翼、天河城百货大厦往往能脱口而出,但又有多少人记得禺山市、书院街这些旧时的地名?

  能在穿梭,寻觅到旧时街巷的人越来越少,而能诉说故事的人更是与日俱减。一位流水井居委会的大妈告诉笔者:“大小马站之所以如此称呼,是因为这里是旧时的书院街旁边,书生读书一般都牵着马,有马自然需要马站。”不知道若干年后,重走大小马站的人们,又有多少能知悉这段有趣的故事。

  不可否认,时代的变迁令历史的痕迹逐步淡化,就像大小马站变成两条小,在小的两边已经很难再现历史的踪影,火热建设的新式商业大楼正在逐步着人的记忆,或许,提起大小马站,人们第一反应多数是——拆迁补偿的价位,而不是想起书院街的过往。

  富有岭南风情的,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千年商道,从古到今都是黄金宝地的她所蕴含的经济价值无可估量。相比起经济数据的激动、汹涌澎湃,街头巷尾所“埋藏”着的历史文化却显得有些悄无声息。冯巨淳老先生生动地打了个比方:如果说的商业是显而易见的黄金,那么以为中心的历史文化遗产则是有待挖掘的“矿藏”。而后者才是岭南文化根脉之所在。

  街坊声音

  最难忘街坊情怀

  的骑楼群大部分集中在南一带。现时的南,沿街的骑楼商铺大部分已经倒闭,部分人仍在坚守,售卖一些小商品和皮包皮箱,生意寥寥。这里有旧时的骑楼居民区,又有新建的住宅区,由于靠近高第街批发商贸一条街,南在拆迁与新式大楼中间,也悄然建起几座小商品批发市场。批发市场的热闹和拆迁区的冷清相比,简直是两重天。

  今年50多岁,在南经营一家小士多。上世纪50年代,他就出生在,骑楼街。后,依托于周边的贸易发展,也做起了小生意。“什么都做过,卖水、卖衫、卖鞋、卖布料……”因为市场的变幻,他近年又重新做起士多的营生。

  在他记忆中,以前的和现在一样繁华,人们挤得南的骑楼街水泄不通,到处是交易的人,车声、人声响彻整条。说,现在的繁华集中在步行街,从南开始就归于沉静;而20多年前,南的商业更为兴旺,几个小商品集市更是集中于此。“但是由于拆迁和,南已无往日之人气。”

  在南的东横街,依旧保留着广州旧城的老街市,街市彷如一条时代的鸿沟:一边是新建的大楼和批发市场,另一边则是有近百年历史的旧楼拆迁区。街市承载着老广州的历史情怀,这里有猪肉摊贩,有卖香蕉的郊区农民,甚至还有医学按摩的传统手艺人……福哥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老居民,同样经营着一家小士多,他有一处100平方米的房子,正在等待拆迁。一位老婆婆特地赶来他的士多买东西,老人家原本也住在南,早年把房子卖掉搬迁到“河南”(指海珠区),但买东西还是喜欢回来。“其实不远,坐13回来,坐一坐聊聊天。”临走,她不忘向福哥说声“好生意”。

  一条藏于深处的,不起眼的小街道,却处处流露着街坊情怀。“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,别的地方我也不想去。”福哥说道。(南方日报)

(编辑:新闻小编)
文章人气: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
  • 千年城脉繁华如昔 缩
    地方志说 纵观全国,各大城市都有以“”命名的街道,且基本位于城市中心繁华地带。在...
    千年城脉繁华如昔 缩影广州城岭南文化发展史
  • 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
    中国网10月8日讯(记者 戴颉 通讯员 蒋海峰 田友泉)9月27日下午,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...
    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成立一周年庆典在广州举行
  • 广州市举办岭南祠堂文
    岭南祠堂文化节通过广府大戏的魅力专场演出。 10月2日—4日,广州市海珠区举办第二届...
    广州市举办岭南祠堂文化节 10万名游客捧场
  • 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
    2014年9月27日下午,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成立一周年大会伴着阵阵桂香、习习秋风,在...
    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成立一周年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服装 | 特产 | 科技 | 数码 | 汽车 | 游戏 | 娱乐 | 体育 | 文化 | 教育 | 房产 | 旅游 | 健康 | 女性 | 明星 | 图库